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91章 任务2

作者:十字幻影|发布时间:2019-07-12 09:06|字数:4115

  “我们能聊聊吗?”从声音即可判断,来者是一名女生。

  艾米倒是一下就从音色听出了来者的身份,她迟疑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沉默,向离着不远的小花园走去。

  她们躺在花园边的草丛上,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

  “其实你早就知道会有今天的吧?”女黑衣人问道。

  “算是吧。”艾米闭上眼睛,享受着眼前最后的美好。

  “跟我聊聊你的过去吧,你的独角兽族,你的曾经,如果有什么愿望,我日后一定帮你实现。”女黑衣人安慰道。

  来杀艾米并不是她自愿所为,她也是被逼无奈,但这句话,却是真心的。

  “你……真的会帮我吗?”艾米充满困惑。

  “因为我们飞岛,从一开始就不是个天堂啊,我想……我们都是被欺骗的,所以自会对同类产生同情。”女黑衣人轻轻说道。

  “天堂?倒还真是个笑话。”艾米轻笑一声。

  “笑话又如何?都已经来了。”

  “最初,我们独角兽一族遭到屠杀,仅剩下我和姐姐。

  “我们一路逃到尘月大陆,在那里遇见了神。

  “她承诺,如果我们忠于飞岛,便护我们周全。

  “独角兽一族生来高贵,不效忠于任何人,从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我们姐妹俩严词拒绝。

  “我们继续逃逸,后来又有许多别的种族加入了屠杀我们的行列,我们被重重包围。姐姐法力高强,她被打成重伤,为了保护我,她将我传送到了个安全的地方,自己下落不明。

  “再后来,我找到了神。答应永远忠诚于它。

  “我割下了我额上的角,以示忠诚。她也承诺去帮助我姐。

  “几周后,她说,我姐姐受了重伤,现在正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

  艾米动情地说着,早已模糊了双眼,不断有泪水从脸颊处滑落至地上。

  “所以,你姐姐还一切安好,倒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女黑衣人轻声安慰道。

  “如果你做任务时遇到她,一定要代我向她问声好,告诉她……”艾米停顿了下,抽噎着继续说道,“我现在一切安好。”

  “好的,放心,我一定转达。”女黑衣人答道。

  “我姐姐,是世间唯一一个额前有这样的角的人。”这么说着,艾米拿出自己的角,递给女黑衣人。

  “你……没把这个角给神?”女黑衣人一愣,收了下来。

  那是一个很精致的角,白色中透露出一丝粉红,螺旋状,长约8厘米,由下至上逐渐变得纤细,最后直接变回一个点。

  “我们独角兽一族生来高贵,不屈服于权威,这角,一直都在我手上。”艾米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好的,我记下了,我一定完成。”

  “那,开始吧,谢谢你。”艾米站了起来,闭上了双眼。

  女黑衣人也站了起来,念动了咒语,铜牌顿时变成了一柄长剑。

  她举起长剑:“若无疑问,那么……”

  这么说着,便朝艾米的心脏刺去。

  “住手!”一颗火球飞过,将那柄长剑打落女黑衣人之手。

  “碍事!”她这么评价道,重新拾回长剑。

  “我看碍事的是你!”苏城说道,又召唤了几个火球朝女黑衣人的手砸去,可这次并无任何效果。

  “主,带我走吧。”艾米低声说道。

  长剑再次朝艾米刺去,白苓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将剑握住,阻止了女黑衣人。

  “你!”女黑衣人将剑抽出。

  “我虽然没什么能力,也不会几个魔法,但我想,朋友,是值得用命去守护的。”白苓看了眼被刺伤的双手,那里血流不止,但一时间,倒也并没有相信中那般疼痛。

  “做你朋友,一定很好吧……”女黑衣人有些动容。

  “白苓,谢谢你。”艾米关切地走向白苓,替她包扎伤口。

  “客气啥,都是朋友。”

  “但是今天,这就是我的命……”艾米这么说着,开启了传送魔法,将苏城和白苓传送回了他们的住处。

  这传送术是独角兽族天生就拥有的能力,也是历代族人躲避追杀的最后盾牌。

  “对不起。”

  这么说着,女黑衣人将长剑刺入艾米心脏。

  “我将归于月亮,爸爸妈妈,等着艾米。”艾米这么说着,化作点点金光。

  于此同时,那柄长剑也同时消失——她的任务完成了。

  女黑衣人朝艾米临走时的方向跪下,道:“对不起……你的姐姐,在当年就已经被别族人杀害……当年,我受命去救你姐姐,我到时,她已经……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女黑衣人久久跪在草地上,任风儿无情吹打。

  独角兽一族,至此

  ——不复存在。

  白苓一脸懵逼地出现在了客厅。

  “哎等等,这什么情况?”白苓伸手准备打开大门,受了伤的手碰到门把手后刺疼刺疼的,令她猛地将手收回。

  “别去了,已经没用了,”苏城坐到沙发上,面色凝重地说道,“是艾米将我们传送走的。”

  “什么?!”白苓感到不可置信。

  她在被传送走前听见艾米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没注意,所以也就没听清。

  “这次是她自己的选择。”苏城朝窗外望去。

  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烈日当空,却也显得并不是特别炎热,但也并不温暖。

  “她为什么要……”

  “不知道。”苏城眉头深锁。

  他们本想救出艾米,这样独角兽族今天便不会被灭族,然而……艾米在最后一克,竟然选择了死亡。

  “我们回去看看吧。”白苓提议道。

  “没用的,回去也看不到什么了。”苏城摇摇头,“况且这次,是她自己的选择。”

  白苓叹了口气,也坐在了沙发上。

  真不知道姜由泛那边怎么样了。

  她这么想着,也望向那湛蓝的天空。

  镜头转向另一边的姜由泛。

  “喂,人呢?”姜由泛看起来十分急躁,“不是说好的每天都在这林子里吗?”

  他此时正在飞岛上一个茂密的树林前,疯狂地寻找某人。

  “你都放我几个月鸽子了,还想着我每天都在这?”卡洛儿打了个哈欠,疲倦地从林子里走了出来,“这次又想干嘛啊?”

  “来的正好,快教我魔法。”姜由泛急忙凑了过去。

  “你不是懒得学吗?”卡洛儿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震惊。

  “废话少说,赶紧的。”姜由泛懒得和她废话,他还要赶紧弄完了去救麦森那家伙来着。

  卡洛儿一脸懵逼,但还是妥协了:“这样,你先给我把这棵树射倒。”

  哎?箭能把树射倒?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姜由泛感到无语,但还是照办了。

  一支银箭朝那棵树粗壮的树干射去,可也只是深深地插入树干,并未将树射倒。

  “就这点水平?”卡洛儿无奈摊手。

  “那要不然还要你教啊?”姜由泛也感到无语。

  “那你就慢慢给我练着,射倒再说,”卡洛儿又打了个哈欠,“我先去补会儿觉,在完成这个任务前,别打断我都美梦。”

  说罢,卡洛儿便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什么玩意?”姜由泛越发无语。

  就这样,在一棵粗壮的树前,多了一个励志射倒它的人,银箭每每从金瞳少年的手中飞向树干。

  可那棵树总是毫发无损,随后银箭化作沙粒,落入土地。

  少年似被惹恼,他重新从地上握住一把细沙,幻化成无数银箭,再次开启了新的征程。

  手臂上的伤使他疲惫的身子越发沉重,但他依旧如故。

  空聆路过此地,轻轻叹了口气,道:“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当男孩变成男人的那一刻,他是有多帅。”

  说罢,她转身朝自己的家走去,不愿打扰这安宁。

  或许,这也算是一种深厚的友谊了吧。

  “主人,那名人类如何处置?”一位女仆装的血族(吸血鬼)端着杯子朝那名将麦森抓走的少女走去。

  “当然是当作食物了。”少女坐在桌子前,微微皱眉。

  她和身边的女仆是本族的最后两人。

  “主人,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想着吃。”女仆将杯子轻放在桌上,自己也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今天怎么只倒了杯白开水?”少女望着杯子里的透明液体,感到不解。

  这要是平时,怎么说也是杯新鲜的血液啊什么的,再不行也有杯红酒。

  “主人,您且听我说。”

  女仆将嘴巴靠近少女的耳朵,少女边听边微微点头。

  镜头转向被关在一个房间的麦森。

  “这吸血鬼可真是奢侈,抓的人都有个房间来关。”麦森感到无语,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这是个普通的房间,十来平米,墙壁被刷成了别具特色的棕色,在房间的一角有着一张小船,床的旁边则是一个木制圆窗。

  在房子的另一角,是一张圆桌,旁边摆了三张凳子。

  此时房间灯火通明,远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恐怖。

  “吱呀~”

  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来者正是那位少女和她的女仆,那杯水现在仍被女仆端着。

  “你说,你的同伴会来救你么?”少女坐在了其中一个凳子上。

  女仆将房门关上,将水放在少女面前,也坐在了少女旁边的一个凳子上。

  “应该吧。”麦森有些犹豫。

  他平日里很少说话,也没有为同伴做什么事,所以他自己也不确认同伴是否会来救他。

  “你同伴不要你了?”少女有些吃惊。

  “……”麦森无语。

  “那行,我叫苏酥,是这座城堡的主人,是谁让你来杀我的?”少女望着他,神色严肃。

  “不知道。”麦森如实回答。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任务是他莫名其妙收到的,自然也就不知道是谁下的命令了。不过他觉得,这很可能是那个所谓的“神”下的命令。

  “不知道?你也是没有脑子,为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卖命。”苏酥看他的神情,并不认为他在撒谎,但于此同时,她也越发觉得这人是傻逼。

  鬼知道对手这么强啊。

  麦森无语。

  “那既然没有人救你,你就做我的食物吧。”

  苏酥站起身来,朝麦森走去。

  麦森没有反抗,他知道,这个时候,反抗了也没有用,越反抗死的越快。

  苏酥见此,显然一愣,但很快便回过神来,露出獠牙,朝麦森的脖子咬去。

  麦森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是只过了几分钟,又似是过了一个世纪。

  少女将獠牙收了回去,擦了擦嘴:“你就给我在这待着,今天我吃饱了,下次再来。”

  说罢,便和女仆转身离去。

  麦森因失血过多,意识模糊,便晕倒在地。

  恍惚中,他看到了白苓朝自己走来,告诉自己她会来救他。

  麦森虽感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姜由泛:我特么为了救你,练了这么久,你竟然把我忘了!)

  几天后,白苓的手痊愈得已经差不多了。

  这几天,她从姜由泛口中得知了麦森被抓走的消息,心中倍感焦急。

  “伊芙琳说她最近很忙,不知道今天有时间没。”白苓推开了大门,决定去寻找伊芙琳。

  这几天屋子里总是死寂一般,先是姜由泛一脸狼狈地回去,被告知麦森的事情,然后他就累昏过去。

  苏城听说后,倒是立马出去学习魔法,至今未归,估摸着可能累死在那边了。

  姜由泛每天也是早出晚归,一回来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白苓一个人在家也闷的慌,心里很着急而又帮不了什么忙。

  她来到了以往和伊芙琳约定的地方。

  伊芙琳似乎知道她会来,提前就来到了这边,此时正背对着她:“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想学魔法……”白苓感到一丝尴尬,毕竟伊芙琳这么忙,自己还要打扰她教自己魔法。

  “怎么了?”伊芙琳很快便发现了白苓的神色不太对劲。

  “我的朋友艾米被人杀了,在她临死前,我去救她,可她把我传送走了,”白苓顿了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的同伴麦森接受了你给我的那个任务,下去执行任务时,被血族抓走了,至今生死未卜。”

  “什么?!”伊芙琳感到震惊,“我给你们的那个任务不是叫一个人去帮你们了吗?怎么还……”

  “听同麦森一起去执行任务的姜由泛说,那个人见麦森被抓,可是故意不去救他。”白苓解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