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九章:破防

作者:沐雨行|发布时间:2020-03-26 14:35|字数:2303

  “那就是你的剑?”

  从烟尘中缓步走出的周焱也看见了北冥震正在缓缓拔出剑鞘的古剑,这把剑锈的实在是太厉害了,周焱认为即便北冥震真的很强,但是用这样一把锈剑实在是让人难以严肃的起来,毕竟自己的盔甲可是号称星辰阁最强的防御,业火级别的礼装,这样一把锈剑怎么可能破的开自己的防御。

  周焱尽量压制住自己心中的笑意,用尽量严肃的语气开口问道,在他的眼里,从废铁堆里随便挑一块废铁都比北冥震手里的这柄锈剑强,他想不通为什么北冥震会把这样的一柄剑当做自己的佩剑使用。

  而另一方面,在病房里观看比赛的雷娜在看到北冥震拔出自己的随身佩剑时脸色再次一变,她感受过那柄锈剑的强大,之前在她与流星的比赛中,就是这把剑击落了业火级别的龙息,救了自己的性命,而且后面她亲自观看那柄锈剑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隐藏在铜锈之下的剑锋,这柄剑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而它的主人比它隐藏的更深,北冥震眼中的剑光甚至比这柄锈剑隐藏的剑光还要锋利。

  想到这里,雷娜不由得为周焱深深的捏了一把汗,雷娜深知今天周焱的学院第一防御的神话将会被北冥震彻底击碎,不留丝毫情面的击碎,一旦隐藏的剑刃被释放出去,周焱的铠甲是绝对抵抗不住的。

  “又是这个反应,这个少年就是那个人!”

  在北冥震拔剑的同时,位于观众席最后方面七贤者位置上的苏集佩剑再次发生了激烈的剑斗反应,这次剑身的三分之二都飞出了剑鞘,这样的反应让苏集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北冥震的身上,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当时进入星辰阁的时候所起的剑斗反应应该就是来源于北冥震手中的这柄锈剑之上。

  只是苏集没有想到持有这柄虚灵剑的居然是一个被称作学院最弱的少年,这实在是让苏集吃惊,苏集连忙再次压制住剑斗本能激发的佩剑,随后语气严肃带着丝丝震撼的低声自语道。

  “他是我的,别想跟我抢!”

  坐在苏集身边的爱德华·潘德拉自热听得到苏集的低声低语,爱德华和苏集一样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那个能引起剑斗反应的年轻人,拥有一柄虚灵剑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爱德华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他一开始就已经将北冥震作为了自己的狩猎对象,势必要得到他。

  微微顿了顿后,爱德华才微微侧过脸注视着身边脸色严肃的苏集,随后微微一笑,语气平缓却极具侵略性的开口说道。

  “哼!谁有本事就是谁的!”

  听着爱德华的声音,苏集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微微顿了顿后,苏集才侧过脸怒视着身边的爱德华,语气严肃的沉声说道。

  就在爱德华准备回敬苏集的时候,北冥震手中的锈剑也已经完全出鞘,而在锈剑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时,突然之间,风云突变,天空卷起浓密的乌云,汇聚在北冥震的头顶,滚滚的雷霆在云层中不断的翻滚,似乎雷神正隐匿其中遵循召唤而来,随时都可以对脚下的这片土地发起毁灭的雷暴,不仅如此,除了雷霆还有飓风,似乎自然界的一切都遵循着某种召唤而来,气压正在迅速下降,巨大的压力让观战席上多数学生都无法抵抗,出现了昏厥和呕吐的现象。

  周焱引以为傲的最强防御礼装真理铠甲也在巨大的压力下咯咯作响,似乎随时都会被这股压力碾碎,在这样的压力下别说战斗,就是移动都非常的耗费体力,直到现在,周焱才知道北冥震手中的那柄锈剑根本就绝非凡品,而且远远超过了自己业火品质的真理铠甲,能够在出鞘的瞬间引动自然界的异变,似乎这柄剑能够操纵神秘而强大的自然力量一般。

  正在病房内观看比赛的雷娜在看到突然之间天地色变时,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煞白,与此同时,巨大的气压压碎了房间内的银幕,碎片四溅,在压力的作用下,这些碎片就像是飞镖一样深深的钉在了墙壁上,雷娜深知现在已经到了比赛最精彩的时刻,没有丝毫的犹豫,雷娜迅速冲出了病房,上了病房天台,这里能够看清楚竞技场里的一举一动,直到走出病房,雷娜才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威压,这股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如果不是灵魂给她的身体予以强化,她现在可能已经被巨大的压力压成了肉饼。

  “这才是你真正的力量嘛?”

  在感受到这股庞大的压力后,雷娜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距离强者这个词太远了,她望着瘦弱的北冥震,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道。

  另一方面,在感受到突然之间天地色变的时候,原本一脸笑容的爱德华突然之间脸色大变,然后猛地站起身,一把摘下自己的墨镜,注视着面前竞技场内的北冥震和他手中的锈剑,脸上挂上了更加疯狂的笑容,似乎是他看到了他一生都在追求的宝物一样。

  “好大的压力!在这种压力下,我们都不能随心所欲的战斗,这样僵持下去,战斗是打不完的!”

  被巨大的压力压的直不起身子的周焱费力的抬起头注视着面前脸上始终挂着淡淡微笑的北冥震,心头一紧,不过片刻之后,他的脸上也挂上了一丝微笑,微微顿了顿后,他才艰难的开口,语气严肃的沉声说道。

  周焱清楚,这种压力之下,能够自由战斗的人最起码的都是拥有裂级的实力,而像他们这种制级的人物只能在这种压力下保持站立的姿态,想要战斗除非是在全盛时期才能够做到,而且这种压力下,无疑是增强了自己灵魂礼装的防御能力,压力越大,攻击所能产生的威力就越小,这就等于是间接的增强了自己礼装的防御能力。

  “我要出手了!”

  而北冥震对于周焱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冲着周焱微微一笑,随后语气平缓的开口说道,说完便缓缓抬起手中的剑指向了面前的周焱,不过一瞬间,北冥震的身形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周焱只觉得一阵飓风从自己的身边划过,紧接着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铜锈的碎片和点点正在化作青色光芒的碎片。

  周焱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他机械的扭过头,映照在他眼中的是一柄透着无尽寒光的利刃和正在化作青色光芒消失的灵魂礼装,此刻那柄锈剑上所有的铜锈都已经彻底剥落,铜锈里包裹着的是一柄寒光四射的真正的古剑,周焱清楚那柄古剑的品质绝对在业火之上。

  而他引以为傲的最强的防御在一瞬间就被破防,他的瞳孔中倒映出了古剑剑身上的两个篆体大字“纯钧”!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