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是她欠他

作者:莫筱筱|发布时间:2021-09-14 22:25|字数:2083

  是她欠他

  听完这么长一段话,知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睁大了眼睛说话,“原来如此。”随即又展颜笑道,“不管了不管了,反正知华知道待姑娘出嫁的时候绝对会风光百倍,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摄政王殿下还说要亲自来迎亲,殿下定会为姑娘凑齐八八六十四抬聘礼,风风光光迎娶姑娘进门。”

  江北宁听完却脸色一僵,掩去了笑容,似是回想起了什么。

  上辈子出嫁时秦沐风给足了丞相府面子,没有让江北宁受到丝毫委屈,

  江北宁仍记得那一天,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是梅雨时节里一场出其不意的艳阳天,她头上盖着大红的南海绞纱绣着金边的盖头从相府里缓步走出,透过朦胧的红纱顺着脚下的红色地毯一眼看不到红绸的尽头,她转过视线,看到门口穿着华丽新郎服饰的秦沐风,从一片蒙着纱的朦胧里,她却奇妙的能看见他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甚至于连他飞扬起来的眉尾都看的清清楚楚。

  秦沐风从万里挑一的汗血宝马背上一跃而下,鲜衣怒马,他就这样神采飞扬地缓步走到江北宁的面前,亲自从喜娘手里接过她纤细的手掌,在欢声笑语,锣鼓声天里把她引到八人抬的花轿里,在踏入轿子里的那瞬间,她清晰地感受到轿帘上的宝石从她手边划过,惊起一片凉意,她那时不知好歹,只漫不经心地想,这摄政王府可真是奢侈。

  如今看了江楚钰的婚礼才真正体会到,哪里是摄政王府奢侈?分明是摄政王殿下倾尽所有给予她的一场声势浩大,用心良苦的风光大嫁,只恨她当时她并不知好歹,有心人的十里红妆硬是没有映入她眼里心底分毫。

  可恨当时年少,却把真心辜负!

  前世记忆接踵而至,她似是承受不住,身形轻微晃动两下,黯然神伤。

  知华连忙冲过去扶住江北宁摇摇欲坠的身体,以为是自己太过话多,惹了江北宁头疼,她连忙安慰江北宁,“摄政王殿下眼底心里有姑娘,自是舍不得姑娘受委屈,来日来府中提亲的聘礼定然样样非凡品,摄政王殿下不管送什么聘礼都是真心实意重视姑娘,想哄姑娘开心,姑娘可不要忧心,殿下也不想看到姑娘不开心。”

  江北宁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她摸着知华的手,“我知道,摄政王殿下从来没有委屈过我什么,若是真的有大婚那日到来,殿下也不会草草了事的。”她摇摇头,眉间又笼上一丝愁,“我只怕辜负殿下满腔灼灼情意,终究是我欠他的。”

  知华听的云里雾里,她心想姑娘说的是殿下几次出手相助吗?可看姑娘此番模样也不像啊,她疑惑地挠挠脑袋。

  过了几日,正逢朝中休沐,江北宁趁机想试探试探朝中官员与丞相府的关系。

  江北宁亲自下厨做了一盘藕粉糕,叫上知华借着送糕点的名头去拜访江暮。

  到了江暮住处,江北宁让知华把食盒放在檀木雕花圆桌上,她挽了挽袖子,从盒子里端出晶莹剔透的藕粉糕来,“父亲今日好不容易休沐在家,女儿今日亲自下厨,特地给父亲做了一盘藕粉糕。”她温婉地笑笑,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江暮,“这藕粉糕强生健体,延年益寿,吃了大有好处,父亲赶紧尝尝。”

  江暮看到江北宁一副邀宠的谄媚样子,忍俊不禁,他拿起一块诱人的糕点,轻轻地咬了一口,赞不绝口,“你这丫头,可真是遗传了你母亲的好手艺,今日怎么想着来孝敬你爹爹了?”

  江北宁存了试探之心,自是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朝中引,“朝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父亲可要好好注意身体才是,养好身体才不会被欺负了去。”

  江暮只是无奈地笑,到底还是小孩子,尽说些孩子话,“你就好好放下这颗心叭,你父亲在朝中无人欺负,好坏总是个正一品的丞相大人,朝中好些人很是给我面子,更有甚者还有意巴结。”

  江北宁沉默几秒,这些有意巴结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收了柳姨娘印子钱的人,她旁敲侧击,“女儿可听说姨娘和朝中好些人来往密切,相比父亲在朝中顺风顺水也有姨娘几分功劳,父亲可要找个机会好好嘉奖嘉奖姨娘才好!”

  和朝中来往密切?柳姨娘一届妇人怎会和前朝的人来往密切?江母心中疑惑早已疑惑已久,此番将贝宁提出来他反而更觉察到积分不对劲,他皱了皱眉头,收了笑容正色道:“你姨娘平日里没跟我说过这些,她平日里老跟我哭穷,连楚钰出家的假装都是省吃俭用攒的,就算是前朝大臣的家眷她又哪里有钱来结交呢?”

  其实柳姨娘那胡搅蛮缠的性子说的可多了,她说江暮没良心,让她省吃俭用攒钱居然还胡乱怀疑云云,说的江暮很是头疼便没怎么问过柳姨娘。

  江北宁深知柳姨娘的枕边风厉害,见江暮的怀疑没有丝毫进展,便咬咬牙下了一剂狠药,她状似为难地低着头,“父亲,女儿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果不其然江暮立马说道:“别犹犹豫豫,有话就说。”

  江北宁这才犹犹豫豫地说道:“女儿前些日子让陈元福去采买些东西,正好看见柳姨娘身边的人,陈元福见那人鬼鬼祟祟便跟了上去,发现那人是去九州钱庄,不知府中在九州银庄可否存有银钱。”

  江暮大惊,此事他并不知情,他瞪大了眼珠子,“此事当真?”他低头思索片刻,更觉得不可思议,“此事我并不知情。”

  柳姨娘在九州钱庄存了银子?需要银庄来储存银两,显然这笔钱定然不是个小数目,柳姨娘是哪里来的那么大一笔银子,居然连银庄都用上了,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会觉得柳姨娘不正常,何况能当上当朝丞相的江暮呢?

  江北宁觉得经过她此番几句旁敲侧击,江暮定然能在其中发现不对劲的地方,这事儿说难也不难,前后发生的事情一串联,便什么痕迹都能找出来,待事情败露,此番柳姨娘怕是不能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