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十章 250万爱买不买

作者:兮和|发布时间:2021-09-15 12:30|字数:2191

  “217那套公寓,我外婆很少居住,她大多数时间都住研究所,还有人定期打理,内外装修恍如新房,去掉公摊面积足有百坪,S市寸土寸金八十万想买我那套公寓?痴人说梦、痴心妄想。”

  余凤把话说的太死,被张强狠厉一瞪,自己接下话茬:“柳小姐,一百二十万,这是我张强的最大诚意,我们也不急,反正孩子没上学能等,您看您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卖房不是小事。”

  柳虞算是真领悟到这家人的极品之处,心狠抛弃亲子,还企图话术诱骗她这看起来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小姑娘。

  但她可不是什么‘小姑娘’,末世一遭,她心境早进化成‘白毛老怪’了。

  蓝嘉公寓划分在S市最好的三大小学之一市十三小的学区范围内,地段环境都不算差,加上那面积数,起码能卖5万一平,整合一套房最少500万才能拿下。

  别疑惑二手房的问题,S市的二手房比新建房还要抢手,看她脸嫩想欺诈?

  张强夫妻算盘打错了。

  “我这套公寓市值起码500万,前两天就有人出价530万想要买,我没答应,因为我着急用钱他们只能按揭没有足够的现金,你们这边我就说死了,一口价现金250万,要不要。”

  张强牙关紧咬,一时间没有出声,250万现金,说实话他有!

  这几年他弄了几批低价病猪以次充好,赚了不少钱,但这钱要一次性给出去,他犹豫了。

  柳虞把旁边座椅中的灵宝抱起来放进怀里,手心轻轻搭在孩子瘦弱的脊背上,张家,呵。

  她神情淡漠一点不急,谈判讲的就是谁更稳,她想一石二鸟诓张家套钱,但她不会让张强看出来。

  柳虞云淡风轻的端起甜汤,模仿余凤喂福宝那样喂灵宝。

  灵宝刚开始还害羞的不好意思张嘴,但看对面那个好像是他弟弟的福宝嫉恨的样子,他小脑袋一昂,洋洋自得的啊呜吞下柳虞勺中的甜汤。

  福宝回头看自己心不在焉,半天不给他喂汤的妈妈,气不打一处来,眼珠都气红了。

  沉默半晌,张强终于出声:“好!就250万现金!”

  “老公?!”余凤都不知道张强手上竟然有那么多钱,原来她掌握的卡并不是张家全部家当?她心头升起一丝凉意。

  张强没理余凤,他此时眼中只有即将到手的财富,250万买这套房绝对是他赚大发了,今天就是他张强人生史上的转折点!

  要是柳虞听见了他内心的窃喜一定会鼓掌赞同,的确是‘转折点’。

  张强生怕到嘴边的肥肉被人抢走。

  半小时和柳虞谈妥大体细节后,立马就打电话找关系,联系到一位律师拟定协议签署,确认有法律效力后,张强二话没说就给柳虞户头转了50万并保留转账记录。

  因为银行对个体户有转账限额,剩下的200万张强会分两天两次汇入柳虞账户,至于房子,双方约定15天后交房。

  柳虞拿出手机确认50万确实到账后,深感这一切是不是有点太顺了?

  见她神情不太对劲,张强赶紧叫余凤把合同收起来,免得柳虞再后悔撕了,余凤抱着孩子拿上合同回房间,现在先拿下房子要紧,钱的事,人走了再盘问。

  柳虞当然不会放手这笔至关重要的资金,到时谁后悔还不知道呢。

  柳虞卖房一事确定下,灵宝回张家的事就更不可能了。

  如今手头真空空如也的张强余凤态度十分强硬,任由庄墨行如何黑脸就一副‘我不养,有本事打死我们一家三口’的气势。

  柳虞抱着灵宝坐在边上笑笑不说话,她不可能帮腔把灵宝送出去,她倒不是喜欢养孩子,而是灵宝会画符箓,这一绝活在,他和庄墨行两人就是一大一小两金矿。

  她恨不得攘在怀里天天抱着,哪可能推出去。

  见谈话气氛彻底陷入死局,柳虞终于发话劝和,“已经晚上十点了,太晚了,重要事以后再说。”

  说着她扶了一把耷拉着脑子,在她肩头昏昏欲睡的灵宝,推了推庄墨行坚实的大臂,示意他提上行李跟她走。

  张家此时就是一块难啃的皮子,他不能动手,奈何说破嘴皮也难说动他们,最后庄墨行只能拎起东西跟柳虞出门。

  柳虞一路带着庄墨行往对面公寓走,夜风习习,行程很短,橙黄的路灯下柳虞难得多嘴:“张强此人如何,我想你不会看不透,灵宝呆在张家不会有好日子过,更何况……”

  更何况末世在即,和张家没有亲情纽带的灵宝,绝对活不出末世一月。

  不过上一世庄墨行就带着灵宝在身边,不管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男人终会想通灵宝跟着谁最合适。

  轻拍着睡得香甜的灵宝,她没再说其他的,只留庄墨行望着她的背影沉思。

  直到柳虞打开公寓门锁,熟练的摸到电源总开关通电,一室简约大气的装潢展现在庄墨行面前,他才反应过来,他前脚还担心与柳虞产生因果,怎么现在就住进了人家公寓了。

  柳虞倒是不介意这些,很大气的把庄墨行和灵宝安排进主卧,自己住侧卧,这两个房间都自带卫生间,避免隐私交杂,剩下的一间客卧可以用来做储物室。

  柳虞把灵宝轻手轻脚的放入已经铺好的大床中,小心盖好被子,幸好外婆没去世几天,不然公寓断了定期打扫,现在指定没法住人了。

  柳虞伸手挑了挑灵宝额头的几缕呆毛,轻声说了句:“金小腿,好梦。”

  孩子皮肤略黑但非常可人的小脸蛋勾起了柳虞内心最深处的母爱,但这丝刚升起的怜爱瞬间被一只拿着热毛巾的无情大手削断。

  只见庄墨行捞着块热毛巾,把被窝里的小灵宝半薅出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热毛巾就捂上孩子的脸,胡乱一顿揉搓换来孩子挣扎的哭音。

  感觉擦干净了男人松开孩子,回到卫生间快速漂洗毛巾后返回再次重复以上动作,成功又惹了孩子一顿挣扎,末了挑了一抹黄豆大的儿童面霜揉面似的给灵宝擦上。

  脱了灵宝一身脏衣,在看到灵宝背后微青的痕迹时愣了一下,神色复杂的给他换上衣领毛边泛黄的小睡衣才收手。

  一顿迅猛的操作,灵宝眯着眼挣扎哼唧,但意外的没醒过来,小脸通红,一身干干净净后陷进薄被中沉沉睡去。

  柳虞呆滞的站在一边,恍惚忆起幼年时代被父亲洗脸操控的童年噩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