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志不同不相为谋

作者:白玉苦瓜|发布时间:2022-06-23 15:30|字数:2591

  我和林玉如在一家咖啡厅坐了下来,这个咖啡厅我曾经来过,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我们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能把墨镜拿下来吗?”我看到她戴着墨镜,有些不习惯,看到她冰冷的脸,我还是有一些害怕的,因为她的能力很强,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但是我不能退缩,即使害怕也要迎难而上。

  她涂了口红,还喷了法国的香水,味道十分的刺鼻,我并不觉得很香。

  “是你干的吗?”当她拿下墨镜的时候,我看到她的那双眼睛,透着一股迷人的魅力,长得还算不错,只可惜这张脸不是她的,她也是借用了别人的头才还魂的。

  我想,也许最近发生的死人案和她有关,我很想弄个清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呢,今天我想和做一笔交易。”林玉如的嘴角扬起了一丝邪恶的笑容,他似乎打起了我的主意,在我的身上不停的端详着,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交易?我没有兴趣。”和她这样的不人不尸的东西,实在是没有共同话题。

  “你先别忙着拒绝,如果你不想看到你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死去,你最好同意。”她刚开始用温柔的语气和我交谈着,见到我不同意,立马就说出了一句威胁的话,我不接受这样的威胁。

  “是你,都是你做的对不对?”我很是激动,虽然打不过她,可我不能就这样认输,我抬起头来看着她,体内的道家真气不停的运转着,汗水都被逼出来了,我已经做好了随时作战的准备。

  “你别激动,坐,坐,坐。”她指着那一一杯咖啡,笑着对我说道,我知道她是不怀好意。

  知道我打不过她,所以我也没有冲动,很快便坐了下来,吸了一口冷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说把,什么条件?只要你能放过我身边的人。”我想起了王莹莹的死,也许和她有关,她真的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和她谈条件了,希望她可以放过我们。

  “我要你的血。”一个纯阳之躯身上的血液,可以说是最好的营养用品,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可以保持她的青春容貌,尤其是非常新鲜的血液。

  我没有犹豫,马上就拒绝了,这是不可能“不,我不会答应你的,这是助纣为虐。”究竟林玉如有多么厉害,我的心里还没有底,关于她的资料,我一无所知,更加无法对付她了。

  我想,在医院看到的资料,也许不全是真的,包括资料上写的林玉如家里的地址双流村,也有可能是她布置的幻象,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会同意的!”她听到了我拒绝的话,又笑了笑,似乎胸有成竹的,认为我一定会答应她。

  我再次拒绝,这次我把话说的很清楚“我是不会同意的,我警告你,你最要不要再伤害我身边的人,否则的话我要你偿命。”我恶狠狠的说着,从来都没有这么的强势,也是为了吓唬吓唬她,让她不敢乱来。

  “是吗?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怕再死一次吗?”她拿起了杯子,喝了一下咖啡,然后说道。

  我很怀疑,活死人不是应该喝血的吗?为什么她可以喝咖啡?难道她已经升仙了吗?变得更加厉害了?想到了这里,我再次害怕了起来。

  “你。”我竟然无言以对,是的,她很厉害,凭着我体内的那点道家真气,根本不足以和她身上的怨气对抗,我的反抗可以说是以卵击石。

  “我什么?你害怕了?”她十分沉着冷静,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是我自己,害怕了起来。

  “志不同不相为谋。”我站了起来,喝完了咖啡,咖啡是苦涩的,对我来说却是甜的。

  当我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你一定会后悔的,迟早有一天你会回来找我的。”她很是自信的说着。

  外面的阳光十分的火辣,地面温度很高,我疾步走着,等了很久才打到了一辆车,车子很快便停了下来,上了车以后,我回想着他说的那句话。

  “去C市师范大学。”我对司机说了一声,转头望着愈来愈远的咖啡厅。

  “哪个门?”我们学校有东南西北四个门,一般来说,都是从东门进比较多,也有从南门进的,随便哪个门都可以。

  “哪个门都可以,随便。”我回答着,车子越开越远,咖啡厅便不见了。

  差不多十几分钟以后,我便下了车。

  回宿舍之前,我又到了学校的超市,我买了一瓶冰镇的百事可乐,这么热的天这样喝很舒服。

  “老四,你是不是又撩妹去了啊?故意找个理由支开我,弄到现在才回来?”我刚刚回到宿舍,就听到曾泽文调侃的声音,我知道他是在跟我开玩笑,我也没有计较太多,因为我了解他的性格,他不说这些话才奇怪呢。

  “去去去,什么撩妹啊。”我无精打采的回答着。

  躺在了床上,手机已经没有多少电了,我也没有充电,因为充电器坏掉了,根本就充不了,虽然我在淘宝网上面买了一个品胜的充电器,不过快递没有那么快来。

  “怎么了你?心情不好啊?”曾泽文露出了头,看着躺在下铺的我。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最近烦心的事情太多了,我也就不一一的说出来了,曾泽文看出了我表情很异常。

  “没什么,有点累。”天气有些闷热,宿舍的风扇在不停的摇着,发出了隆隆的声音,这风扇和这栋宿舍楼一样的老,已经不好用了,学校也不给我们换,学校的领导在空调室内舒服着,我们却在破宿舍里面煎熬着。

  我干脆拿过夏被,盖在了头上,可还是起不到什么作用,这噪声吵得我根本就睡不着觉。

  “老大,你该不会是失恋了吧?怎么这么伤心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赶紧来说说看。”曾泽文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他对别人的隐私很感兴趣。

  我把头露出来了,无奈的说道“没事,我刚刚在门口被一个胖子撞了,他居然不道歉还理直气壮的。”原本,我是一个不爱撒谎的人,渐渐的,我也学会了撒谎,动不动的就要撒谎一下,我似乎变成了一个坏孩子,这毛病一一旦有了,就很难改掉了,为了隐瞒林玉如的事情,我也只好撒谎了,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曾泽文没有学过茅山道术,好奇会害死猫,所以他知道的东西越少越好。

  “哎,就为这件事情啊?你管别人的呢,不要计较那么多不久行了吗?”虽然曾泽文的内心还是有一些难受,不过他还是继续安慰着我,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对了,老大,你的充电器能接我用一下吗?我的充电器烧掉了。”我抬起头来看着,然后说道。

  曾泽文是一个非常慷慨的人,他的充电器有好几个呢,他先是到自己的床上找了找,拿下插在插座上的充电器,递给了我,想都不想就说,“给。”

  这样我就可以为我的手机充电了,插上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很快便开机了,这充电器好像充得挺快的。

  后来,我又对他说道“老大,谢谢你啊,等我新买的充电器到了,我再换给你。”

  他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有很多歌充电器“没事,不用还了,你直接拿去用了,反正我有好几个呢。”

  “那怎么行呢,每次都白拿你的东西。”我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啊?我们是兄弟,这点东西不算什么的。”他笑着说着。

  当我听到兄弟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暖暖的,十分的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