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小鹿是变态?

作者:公子世上无两双|发布时间:2019-05-15 21:18|字数:2575

  被666说的心花怒放,鹿子清倾身拍了拍面前的人的脸说道,

  “今个爷高兴,老实交待派你们来的人是谁就放了你们。”

  众人皆都一脸木然的看着他,丝毫都没将他的话放在眼里。

  “呦,个个都是硬骨头啊,很好,爷喜欢,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鹿子清笑得十分愉悦,他轻轻将面前那人的衣袍撩起,褪下了那人的裤子,掏出一把匕首放在那人的子孙根上一划而过。

  众人看到那人惨白的脸色和凄惨的叫声只觉得下身一凉,恐惧的看着那笑得一脸灿烂的人。

  一旁的系统看的心惊肉跳,果然宿主真的是个神经病吧,那么血腥的事他竟然满脸的愉悦。

  “别说爷太恶毒或者变态,要是今天手软的的话,那自己早就死了,既然他要我的命那我也万万没有任人宰割的道理不是吗”。

  自己平时是挺好欺负的,但那是在别人没有恶意的基础上,更何况这次都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

  鹿子清感受到了系统的恐惧,既然它是要一直陪伴自己的,那自己也希望它能了解习惯自己,能明辨是非而不是保持它那可笑的圣父情结。

  鹿子清看到黑衣人们抖如筛糠的身体笑得更加开心,

  “不要怪我啊,今日本来就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况我也给过你们机会了”

  鹿子清拿着匕首对着旁边一人呲牙一笑,眼见那人身体剧烈的抖了抖随之腥臊的气味传来,他有些无语的后退了两步。

  “怎么了那,刚才不是视死如归吗,如今怎么知道怕了?”

  “殿下我说,我说,接到指令的时候我们并未亲眼见到雇主,我只是依稀听到那人提到了一个‘赵’字”,一人两股战战的回道。

  果然如此,鹿子清冷笑一声,那赵曦开始对自己下手了。

  剧情中那赵曦也是个有才能的人,只可惜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身世不好可以自己努力,想得到皇子之位也可以理解,但为了自己的私利就毫无顾忌的伤害别人,那就真的是品行恶劣了!

  “今日我便放了你们,下次再见就把命都留下吧,回去后告诉姓赵的,好好珍惜自己活着的日子,总有一天我会将他予我的一切百倍奉还给他。”

  几人相互对望了几眼,确认了鹿子清真的不会出手之后,搀扶着对方从窗户向房外掠去,几息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待众人走后,鹿子清颇有些恼怒的站在窗边看着院中。

  作为一个皇子,府中的侍卫仆从是不会少的,虽说那几人武功都挺高的,但这么多人竟是没有一个发现他们的踪迹。

  生生的让歹人轻易地闯入了自己的房间,之前的杀鸡儆猴似乎并未起到多大作用,有点伤脑筋啊。

  不知原主是怎么想的,身边除了吴伯竟无一个可信之人,而且也完全没有想要培育自己势力的意思,怪不得后来轻易被暴动的百姓所伏。

  不如进宫找老皇帝要人?光有几个暗卫是远远不够的,666之前检测过那赵曦并没有死,大难不死定有大招等着自己,还有那不知敌友的林深,以及自己那心思深沉的五皇兄。

  前有豺狼后又虎豹,多么令人胆战心惊的生活啊。

  正面的对抗对于鹿子清来说更为轻松,因为完全不用动脑子,这古代的阴谋算计着实让人头疼,也更为让人惶恐不安。

  说走就走,鹿子清又马不停蹄的赶往了皇宫,啃老就是好啊。

  666:小鹿,根据系统检测,赵曦今日会对鹿皇下手,请提前做好准备

  鹿子请一脸懵逼:这是狗急跳墙了?本该是五皇子的事硬被他抢了去?

  666:可能是被刺激到了吧,反正今日你得万分小心,鹿皇可是你最大的金大腿了

  鹿子请默然无语,不管是不是金大腿,他都得保住老皇帝的性命,他是这个世界,也是在他记忆中唯一对他毫无保留释放善意的人

  皇宫,乾清殿。

  “皇上,清王殿下求见。”

  老皇帝一听见鹿子清的名字,太阳穴下意识的就开始抽痛了。

  臭小子又闯了什么祸,还是听说了西域最近供奉给自己的美酒、美人前来讨要?

  无奈的开口道,“让他进来吧。”

  “近日天气转热,各种疾病盛行,儿臣实在担忧父皇的身体,特来看望。”

  “赵丞相安好。”

  边回礼边打量着这位赵丞相,养虎为患的可怜人。

  这赵丞相虽已有五十多岁,但身子依然挺拔,英俊的面部轮廓,岁月似乎并未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整体看起来绝对是个帅大叔。

  赵刚态度亲和,不卑不亢的语气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气质儒雅,一副翩翩君子的形象。

  收回打量的目光鹿子清转而一脸殷殷关切之意的看向老皇帝,目光中是深深地真诚,只差没在脸上写‘相信我’!

  “说吧,要什么?”看着演技浮夸的某人,老皇帝颇有些不忍直视的移开了目光,微皱的眉头正在昭示着他正在极力隐忍当中。

  “父皇,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怎么能这么揣测儿臣的真心那,儿臣....”眼见老皇帝额头青筋暴起,似要忍耐不住,鹿子清立马识相的住了口。

  “好吧,儿臣听闻这次西域进贡的美酒其色晶莹透彻,其味芬芳四溢,特来讨要。”

  老皇帝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转头示意了一眼,机敏的宫人们立刻将酒端了上来,足足好几坛。

  本来是找个借口,但在闻到浓郁的酒香清冽的酒色后鹿子清几乎都要化身成酒鬼了,一脸沉醉的嗅闻,几乎都要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果然是好酒!”一旁的赵刚也有些忍不住的开了口,都是爱酒之人,哪能抵御的了此等诱惑。

  鹿子清回过神来,向皇帝询问道,

  “父皇,择日不如撞日,要不,我们今日先品尝一番?”

  鹿子清一开口,刘公公看着皇帝颇有些意动的表情立马上前,将琥珀色的美酒倒入了玉白的酒具。

  666:小鹿,酒有问题

  666看看鹿子请已然将酒放在唇边,急忙提醒道。

  鹿子请端着酒杯的手一抖,完全没想到啊,此人如此大胆,要是今日他没来讨要,没瞎猫撞上死耗子,那极爱美酒的老皇帝便中招了。

  时局本就动荡不安,老皇帝一倒下众人的动作便会更加放肆,自己这个很得宠却没有实权的皇子怕是他们用来开刀的第一人。

  靠人不如靠己,得抓紧机会扩大自己的势力了,想想这几日自己懈怠安逸的生活,鹿子清就想狠狠踢自己两脚。

  美酒清澈透亮的颜色让人更加垂涎欲滴,看着对面两人赞不绝口的样子,鹿子清通过666的协助运用了属于原主的内力逼得自己生生喷出一口血来。

  对面的老皇帝手一抖手中的价值连城的玉杯便掉到了地上,脸上惊恐不安与愤怒的表情相互交织,双臂急忙向鹿子清探了过来。

  周围服侍的宫人们有的惊慌地大叫,有的开始四处奔走,整个乱成一团。

  “快宣太医,快宣太医!”赵刚大声对忙乱的众人说道。

  “父皇!我...”鹿子清被死死搂在老皇帝怀中动弹不得,刚想开口说我没事,许是刚才用力太过一口血又直接喷到了龙袍上面。

  老皇帝脸色发白,抱着鹿子清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似是惊慌到了极点,一手轻拍着鹿子清的背,嘴里不停地喃喃着“不会有事的,别怕,不会有事的,”

  完全没想到会搞成这样的鹿子清心中竟是一酸,有些恼怒起自己的行为来,这样对待一个真心关爱心疼自己的老人着实太过残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